医院动态
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医院动态 >

大医精诚·厚德仁心(四)国际共产主义战士白求恩: 对人民极端热忱,对工作精益求精

发布时间:2021-04-08 15:44

文章来源:呼伦贝尔市蒙医医院

浏览次数:

   大医精诚·厚德仁心(四)国际共产主义战士白求恩: 对人民极端热忱,对工作精益求精

    “一个外国人,毫不利己的动机,把中国人的的解放事业当作他自己的事业,这是国际主义精神,这是共产主义精神。”
    “白求恩同志毫无利已专门利人的精神,表现在他对工作的极端的负责任,对同志对人民的极端的热忱。”
    这篇《纪念白求恩》,是毛泽东写给加拿大著名胸外科医师亨利·诺尔曼·白求恩的悼念文章,与《为人民服务》、《愚公移山》并称革命“老三篇”,被编入中学语文教材,成为传诵至今的伟大经典。随着这篇文章的广泛流传,“白求恩”这个闪耀着光辉的名字,渐渐被国人熟知,他的高大形象和无私奉献的精神,亦深深植入亿万中国人民的内心深处,鼓舞着几代中国共产党人,至今仍在引领着时代风尚。

    加拿大共产党员白求恩,出生于一个牧师家庭,从小机智、勇敢,富于冒险精神。受祖父影响立志做一名胸外科医生的他,在医术上刻苦钻研,精益求精,其独创的胸外科医术在医学界享有盛名。1936年夏天不幸染上了肺结核,在与病魔顽强斗争的过程中,他完善了“人工气胸疗法”,并在自己的身上实验大获成功。他发明了用于修剪肋骨的“白求恩肋骨剪”,先后发表了十多篇有价值的学术论文,研制和革新了30多种外科器械。

    天生一副悲天悯人心肠的白求恩,常常在赖以谋生的诊疗活动之外,去贫民窟送医施药,免费救治那些看不起病的人。但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,他还想要救助更多的人,于是号召同行们给穷人提供适当帮助,并向政府提议,呼吁政府承担穷人的医疗费用。但是他的种种努力换来的却是对他的攻击,在许多人眼里,他仿佛就是一场笑话。
    在苏联参加世界病理学大会时,白求恩第一次了解了苏联的公费医疗和康复制度,那也正是他作为医生一直追求的目标——人人平等,无论贫富都能看得起病。之后,他加入了共产党,找到了自己的奋斗方向。带着心爱的手术器械,他踏上了实现共产主义理想的道路。

    1937年夏的洛杉矶医友晚餐会上,白求恩遇到了陶行知。简短的交谈中他得知,中国正在经受着日本法西斯的侵略,战士们在前方流血牺牲,人民饱受离乱之苦。那一刻,他的胸中激荡起一名共产党员、一个医生强烈的责任感,他当即毫不犹豫地表示:
    “我愿意到中国去,和你们一起战斗!”

    1938年3月,白求恩受加拿大共产党和美国共产党派遣,率领一个由加拿大人和美国人组成的医疗队来中国。4月,他经延安转赴晋察冀边区,在那里工作了近两年,悉心致力于改进部队的医疗工作和战地救治,降低伤员的死亡率和残废率。他把军区后方医院建设为模范医院,组织制作各种医疗器材,给医务人员传授知识,编写医疗图解手册。他逐渐成为华北村落里的一个传说,他的名字就是鼓舞战士的昂扬口号,他的事迹受到中国人民的广泛赞扬。
    “我绝不活在一个烧杀掳掠、贪污索贿而我又无力与之对抗的世界……我要去中国,我觉得那里最需要我,那是我最能发挥作用的地方。”

    而处于战争核心中的核心、医疗环境奇差的晋察冀边区,就是他最能发挥作用的地方。
    在异国他乡,环境生疏而又无比艰苦的战场上,白求恩没有丝毫“洋专家”的架子,他坚持与普通战士同吃、同住、同行军、同战斗,救死扶伤,患难与共。

    在工作中,他一丝不苟,眼里绝不揉沙子:手术器械消毒必须达到标准,摆放必须符合规定、医务人员不能擅离职守、不能嫌弃病人的腥臭味。不论条件如何简陋,他都始终坚持最高的医疗技术水准。
    为减少伤员的痛苦,降低伤残率,他把手术台设在离火线最近的地方。他发明了一种能跟着军队走的“流动医院”,精确控制了所有细节——他与勤务兵带着两匹骡子,骡子身上扛的是足以救治百余人的医药物资,还能临时搭建手术室,并在敌军靠近时,10分钟内收拾完毕,准时撤退。

    他用最大的热情投入工作,常常一天干上18个小时。在山西雁北,他曾两昼夜连续做了71台大大小小的手术。在冀中前线,他不顾日军炮火威胁,连续工作69小时,救治了115名伤员。当伤员急需输血时,他毫不犹豫地主动献血300毫升。
    1939年10月28日,日寇疯狂扫荡抗日根据地。在涞源泉孙家庄,哨兵催促正在做手术的白求恩赶快撤离,而他却只说了一句:“加快手术速度。”为了与敌人抢时间,他的左手中指不慎被刺破。他将手指伸进消毒液中,匆匆浸泡了一下,坚持缝完最后一针才转移。10分钟后,敌人冲进了村庄。

    被刺伤的手指发炎了,炎症一天天加重。11月1日,他又抢救了一名丹毒合并蜂窝组织炎的伤员,发炎的手指第二次受到致命的感染。在剧烈疼痛的折磨中,他又连续做了13台手术,并写下了治疗疟疾病的讲课提纲。
    他说:“你们不要拿我当古董,要拿我当一挺机关枪使用。”

    在自我诊断为败血症之后,白求恩淡定地迎接了自己的死亡。他把手术器材留给中国同事,毛毯留给助手,皮鞋送给聂荣臻,并细心嘱托不要再到保定天津购买药品,因为“那边的价钱要比上海、香港贵两倍”……在回顾自己的一生时,他说,自己对这里的所有人都心怀感激:
    “最后这两年,是我一生之中最重要、最有意义的时光。我唯一的希望,就是多做贡献。”
    1939年11月12日凌晨,白求恩在河北省唐县黄石口村逝世。

编辑:李欣    审核:郭林春
供稿:纪检监察室   马德莉



版权所有:呼伦贝尔市蒙医医院 网址: www.hlbesmyyy.com 蒙ICP备19000174号
地址:内蒙古呼伦贝尔市海拉尔区学府路19号 急诊:3566775 / 3579120